你的癒療方式是什麼?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這1~2年來,雖然孩子大到可以自理,但我發現自己仍找不到一個可以放鬆的方法。我指的是,忙完一整天之後,你可以什麼都不管,就大力地犒賞自己。

白天再怎麼累,只要知道自己不久後就能休息了,而且有樣東西,會讓你期待,能完全抓住你幾小時的注意力,就足以讓人忘記壓力,明天就能更新自己,這就是每日的癒療。這應該是人生存所需的本能,所以不禁回想,以前我究竟是怎麼放鬆的?

我記得,就是看電視。

小時候放學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視。在學校裡,下午二點過後,是我最難熬的時候。但只要想到,我就快要回家,而且一回家,我就能看電視了!那我就會撐得下去。

還只有三台的年代,卡通從下午五點就開始演了,我就邊寫作業、邊看電視,緊接著七點的綜藝節目,七點半我媽煮完飯,我們就會看個新聞,然後我們最期待的就是八點檔,接著還有九點檔的劇集,一路可以看到十一點。我媽也都是這樣放鬆抒壓的。





不過現在,戒了手機之後,當我忙完一整天,煮完晚餐,吃完飯之後,我往往是坐在沙發上,發呆。

煮完飯、又吃飽飯,其實已經相當地累了,要看書不可能。不得不說,小孩是我想用銀幕放鬆時的大敵。因為,電視如果一開,我兒子馬上會說「等一下,我看一下那台是什麼?」。這句台詞,就是他奪走遙控器的楔子,如果你持續坐在沙發上,一不注意,我那不知節制的兒子,就會認為你沒說話,那這就是他的電視時間,若是要叫他關掉,可能又會引發爭端;同理,如果我一看手機,小孩必定會過來看我在看什麼,如果是看影片,我兒子就會來搶奪手機,吵著要點旁邊的影片。於是,慢慢地演變出吃完飯後,我就是坐在沙發上,發呆。

現在女兒吃完飯也自己玩樂高,看書了。我則是刻意地不想讓「手機」成為我大腦反射迴圈中的「期待」。因為,最近開始打羽毛球,吃飽飯我就下樓去,到陰暗的停車場練習步法或是發球,我發現聽到羽毛球打在網子上清脆的咚咚聲,看著羽毛球飛出去的弧線,還有飯後持續走動半小時,所消耗的100大卡,會讓我感到些許的癒療。

老公則是滑手機,要不躲到房間拉他的小提琴。不管是打毛線、或是打羽毛球,我都是會懼怕外人的眼光,所謂的外人,就是我小孩跟老公,好像我明明沒事做,卻還不陪他們。

摸索我內心中,所謂的一天的放鬆與慰勞的畫面,其實應該是大家聚在一起,分享今天的點滴,每個人都關心別人今天發生了什麼事,過得怎樣,覺得怎樣。

但我其實很怕,所有人一坐在餐桌上,我兒子就會不斷說話、作弄別人,打斷其他人,奪走所有的注意力,要全場人聽他說話,或是非看著他不可;還有我老公的手機隱身術,彷彿只要手上拿著手機,週圍的人就看不到他似的。

看起來,這種每天的放鬆儀式,在家裡只有我一個人需要。我很清楚,沒有以日為單位,放鬆、癒療身心的儀式、正是家庭生活疲累的根源。

那麼,你每天的癒療儀式,是什麼呢?

部落格公告:我們有 Podcast。也有 SHOP


加入 facebook 粉絲團 = 支持我們更好的創作!!!


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Published
Categorized as 閒聊

By 廚餘嫂

正職為遊樂園鬼屋演員(派遣工);興趣:跑步、彈鋼琴、騎重機;喜歡瑞奇馬汀的每首歌;喜歡的書籍是道德經及猛男寫真集。2020年之後,終於發現了自己一生的使命-收集與發酵廚餘。

有什麼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