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廠、董娘、老闆的女兒

工廠

我爸對於當工廠老闆有一輩子的執著,就算是已經八十歲高齡,工廠幾乎沒業務了,老人家卻也不願意關廠,廠裡只剩下幾個員工。但每個月含薪水、水電、保險,空燒個四五十萬是跑不了的。已經八年了,我相信這間工廠,早已偷走了他的快樂,整整八年我幾乎沒看他開心過。

會使老闆認為只要撐著,就有希望的理由,是因為有個客戶還欠他一百萬美金,他仍然期待,只要他的工廠還在,這個客戶有一天就會還他錢,或是再跟他下單。但其實,他所燒掉的錢,應該早已比客戶欠他的錢多了。只要客戶死賴著不還他錢,我爸就只能被動地等待,週圍的人,看著他不快樂,知道怎麼勸他都沒用。

這時,一種什麼辦法都沒有的「無助感」,像鬼魅一樣,從我週圍升起了。

什麼辦法都沒有!這種感覺很熟悉,這不就是我從小生活的世界嗎?沒想到人生走了這麼遠,我不住在那個家,也有權利決定自己的人生之後,我再次回到這個結界之外,看著它。

記不得是幾歲了,從我有印象開始,我童年的記憶,就是看到我爸媽不斷地吵架,頻率大概是一週2-3次,通常都是我媽不斷地用台語咒罵我爸,我們三個小孩,就在旁邊看著,有時候他們吵得很兇,我會害怕,而且我們很想知道,我媽究竟在生我爸什麼氣?後來才慢慢地了解,原來他們應該是在吵「錢」的事情。我爸開工廠,拿了房子去抵押,再跟銀行借錢,我媽也標會、跟親友們借錢,自己也在工作,才高職畢業的我媽,卻能年收入百萬,但也都拿去補我爸工廠的現金流。




這間工廠是我童年時的烏雲,永遠罩在我的頭頂上,讓我看不到陽光。只要工廠沒有賺錢,我媽跟我爸就會不斷吵架,我也就沒有快樂的權利。爸媽總是在吵錢的事情,我也就覺得自己家裡很窮,但是我爸貴為董事長,我媽是董娘,不管是在學校、朋友、鄰居、親戚間,都是要展現出有錢人的氣魄,當你越是沒有裡子,就得要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面子上。我媽永遠都在逛街買衣服,但我如果需要什麼,比方說衣服、鞋子、早餐錢、想跟朋友去看電影,女孩發育要買內衣或是生理用品,都得要小心翼翼地跟我媽說,因為我媽總是覺得有經濟壓力,會覺得我要錢只是想作怪,或是認為我沒有真正的需求,但我如果對我媽說:

「妳說妳沒有錢,但是自己一天到晚都在買衣服!妳有那麼多衣服!」

這好像觸動到我媽的神經,因為她可能覺得老公沒賺錢買給她,此時我媽就會暴怒回我:

「我什麼都沒有,就只有那幾件破衣服!妳憑什麼管我?我自己賺的錢為什麼不能花!?」

整個十八歲之前,我總是在想著,我要如何才能賺到一點錢?至少會讓我有「安全感」,這樣我要買件可替換的內衣,也不用被我媽罵了;要讓同學覺得我家有錢,也不用怕穿梆。不過,我知道如果我考上了名校,我媽就會很開心,說不定我要買什麼,她就會很爽快的給我錢去買。

無數個聽著爸媽為錢吵架的夜晚,那個害怕到麻痺的小孩,就只想要安全感而已。漸漸地產生了一個若A則B的想法,雖然機械式且過度簡化,但卻是她唯一能抓住的規則:

只要我有能力,我就能自由自在的生活,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,我會知道快樂是什麼,當一個我想當的人,如果我沒錢,那我也可以表現出沒錢的樣子,我不用假裝自己有錢,我也不會妨礙到任何人。

我一直認為這間工廠,毀了我的童年,讓我人格分裂,連需要的東西我都不敢講,但是在學校或是外人面前,我卻要裝出家裡有錢的樣子。

在烏雲下生活了二十五年之後,我才發現,原來我不知道什麼是快樂?二十五歲時,說到快樂,我只能想到錢。還好,經過學習之後,我應該重新找到了感覺快樂的能力。而且我也知道,當我覺得快樂時,並不是背叛了身邊不快樂的人。

還有,價值觀的困惑。人活著重要的到底是什麼?家庭該有的功能,又是什麼?是讓每個人的基本需求得到滿足,如溫飽安全、免於害怕、感受能被了解、每個人都能真誠對別人顯示自己,因為你永遠會擁有家人的支持與關心。因為,這群人是你來到這個世界上,曾經唯一與你有關聯的人,對他們自己也是,維持家人間的親情,就是維持你與這個世界的連結,你甚至不需要花很多錢,就能擁有一個這樣的家。

或者,家庭最重要的功能,就只是讓裡面的人,比別人擁有更多的錢、成就與物質,能夠讓你在面對任何更有錢、更優秀的對手時,永遠都有面子,永遠都比得贏?

PodCut Coffee Pod Recycle Nespresso 咖啡膠囊回收器
PodCut - Nespresso 咖啡膠囊回收神器
部落格公告:我們有 Podcast。也有 出書


加入 facebook 粉絲團 = 支持我們更好的創作!!!




Author: 廚餘嫂

正職為遊樂園鬼屋演員(派遣工);興趣:跑步、彈鋼琴、騎重機;喜歡瑞奇馬汀的每首歌;喜歡的書籍是道德經及猛男寫真集。2020年之後,終於發現了自己一生的使命-收集與發酵廚餘。

有什麼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