班長家的工廠

班長家的工廠

工廠,是班長童年時最大的惡夢。

從五歲開始,她就一直在爸媽的吵架與詛咒聲中,聽到「工廠」兩個字。直到有一天,她終於知道爸媽口中的「工廠」是什麼東西?長什麼樣子?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為什麼爸媽要為了「工廠」吵架?

從九歲開始,班長的爸爸,有時會在星期天,帶她去工廠折紙盒子,再把紅紅黃黃的燈殼,一個個放進去,蓋好蓋子之後,在盒子上貼貼紙,一箱箱地裝起來,準備要出貨,很簡單。

媽媽命令爸爸,放假帶小孩去工廠幫忙作工。那時常會聽到大人說:

「現在工人很難請!很貴!」

所以,就帶小孩去工廠作工,反正那些工作小孩也會作,不要花錢請你的兄弟做!但小女孩其實不喜歡去工廠作工,聽到媽媽一直說,小女孩就會覺得害怕,希望爸爸不要聽她的。

因為工廠總是黑黑髒髒,雖然叔叔也在工廠裡幫忙,但不時總是會有一些不認識的人,也在那裡。爸爸也總是躲在他的工作室裡忙他的,小女孩整天幾乎都見不到爸爸。一整天,她一直希望爸爸能早點出現,然後趕快帶她回家。

當媽媽的,總是希望放假小孩可以不要在家。因為生意不好,頭家也不想待在家裡面對董娘。最後,週末帶著小孩去工廠作工,所有人耳根都清靜了,順便增加生產力,放假去工廠,也就越來越頻繁。爸爸會給小女孩一小時六十元薪水,作一整天下來,小女孩就可以得到五百元台幣的薪水, 對一個十歲小孩來說,看著五百元鈔票,而且是自己用「雙手」賺到的,還真的是件開心的事情!那時,一雙耐吉的籃球鞋,也只要一千五百元。




每次從工廠回到家,小女孩總是全身髒汙跟灰塵,如果是夏天摻雜著汗水,洗一個熱水澡,沖掉全身的黑水之後,最愛的就是家裡的冷氣,洗乾淨身體之後,抱著棉被吹冷氣,就覺得自己好幸福。還有爸爸如果是一大早九點,就帶她去工廠作工,那爸爸也會帶她去吃早餐店吃一頓熱騰騰、香噴噴的早餐,爸爸花錢比媽媽爽快,她可以點火腿蛋三明治和冰奶茶,也是她一直很羨慕班上同學的。因為,記不得有多久的時間,班長上學都是空著肚子去學校。只記得朝會總是會站到全身發抖,而且班長站在第一個,要帶全班進操場,她也不敢跟老師講身體不舒服,只覺得朝會很難熬。

班長從來也不認為自己家有錢,而且還要去工廠作工。但沒關係,對小女孩來說,覺得在工廠一天,能賺到屬於她自己的五百元,也能感覺到幸福又踏實。

但不知道為什麼,當年的班導師一直深信班長家很有錢。有天,甚至在全班同學面前說:

「班長家有很多幢房子呢!」

從此之後,真正的惡夢要開始了。

因為班導師以前就教過班長的姐姐,應該是,媽媽在母姐會的時候,對老師說:

「哎呦,我們家房子好幾幢呢!」

就像她平常對她親戚朋友,很熟練地所講出來的那些話。

位在精華地段的學校,班長又住在學校旁邊,每年開學要填的資料表,父親職業寫著「董事長」,媽媽對老師說了家裡有幾間房子,老師自然就相信,會覺得班長家有錢。接著,班長的爸媽,也變成「家長會」的代表,曾經因此收到要捐錢給學校的通知單,班長收到後,讀完就開始害怕,因為,她想到:

「真倒楣,為什麼是我?又要跟爸媽要錢了,我慘了,唉!」

班長因為人緣好,同學放假也會打電話給她,但媽媽接到電話後,卻跟他們說:


「ooo 不在家,她去工廠作工了…」

或許媽媽覺得,家裡有工廠,正是有錢的象徵吧?或許,媽媽說的只是不經大腦的反射,想到什麼就說什麼?或是她本來就是如此誠實的一個人?只是到學校之後,班長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跟同學們解釋?作工?不是家裡很窮的人才要去作工嗎?電視劇不都這樣演嗎?她腦中一片空白,好不容易在工廠渡過一天,但是回家卻聽到這個消息,就像晴天霹歷般,都快哭出來了。

明天同學如果問我,我該怎麼跟同學說?

她只能求媽媽,下次不要再跟同學講我去工廠作工了。每次爸爸要帶她去工廠作工時,小女孩都要叫醒還在睡覺的媽媽,提醒她:

「如果同學打電話來找我,不要跟她們說我去工廠!記得喔!」

交代完媽媽之後,小女孩就跟著爸爸去工廠,折紙盒,顧塑膠機射出機,把手伸進塑膠機裡,把剛成型的塑膠燈殼剝下來,聞一整天的塑膠味,再用小小的手,剪下一個又一個的塑膠片,直到手都起了水泡,賺到一張又一張的五百元之後,拿去買耐吉籃球鞋,或是Reebok的背包帶去學校,看起來還真的像有錢小孩。

一直到她上國中,爸爸再也承受不了台北的人工與房租還有董娘的怒與氣,把工廠一口氣搬到他的老家後院-南投,從此小女孩,一週才會見到一次她的爸爸,家裡再也沒有兩個大人的吵架與咒罵聲。

晚上,她也終於不用再害怕了。

部落格公告:我們有 Podcast。也有 出書


加入 facebook 粉絲團 = 支持我們更好的創作!!!




Author: 廚餘嫂

正職為遊樂園鬼屋演員(派遣工);興趣:跑步、彈鋼琴、騎重機;喜歡瑞奇馬汀的每首歌;喜歡的書籍是道德經及猛男寫真集。2020年之後,終於發現了自己一生的使命-收集與發酵廚餘。

有什麼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