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家很幸福,但還是想要一個人


兒子明年就要12歲了,從他開始說放學要自己回家,我感覺自己的時間就明顯變多了。不需要在下午三點40分,就要結束手邊的事情去接他們,也不用在接他們的時候,當他們發洩一天壓力的出口,自從每天少了這痛苦的一小時,我還真的覺得輕鬆了。

不過,到了晚上的餐桌,雖然我兒子現在不灑狗血了,但他還是不會放過我們的。餐桌上,現在他會吃飯、也會吃菜了,不過整個吃飯的時間,他都要說話,我們要聽他說話。我兒子連綿不絕、誇張地講著學校的事情,我並不能只是坐在那裡就好,他不時還會一直拋出各種跳痛問題,但我不想回答,因為我煮完飯也累了,我只想專心、靜靜的吃飯,偶而我會想起一些事情,想問我老公或女兒,但我也不敢問,因為我兒子會馬上再提高音量質疑:

「馬麻,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?」

整個吃飯時間,我整個人都很緊繃,甚至會加快吃飯的速度,只想趕快逃離餐桌,到客廳靜一靜。

我兒子如此渴望他人的注意力或是想要知道這個世界在幹嘛,想起我小時候,似乎也是如此,我也總是有很多問題可以問我爸。我想這應該是個成長的過程,聽很多父母都說,再忍耐幾年吧,小孩很快就對你沒興趣了,的確我相信小孩是不斷在變化的,我家餐桌的亂源雖然永遠是我兒子,但是也從以前的灑狗血進化成爭奪注意力。




老公有種假日的恐慌,不知是不是臉書刷太多,只要他放假沒節目、沒出門、或是沒人約,就會覺得自己被遺棄、活著沒意義。都四十幾歲的人了,下班還要用各種活動來充實自己,熱衷考証照,幻想証照加身,公司裡就有更多人會怕他,如果不是有了得意的事發生,如工作被人誇獎、小提琴進步了或是同事說可以去哪裡玩,其實連一句話都不需要跟他老婆說。

老公早上突然拋出要帶大家去看燈會。我二十幾年沒看過燈會,也沒興趣。但是他說這有多難得,小孩子長這麼大都沒看過,這是最後一天啊   blah blah blah。去程時我的心情Down到谷底,因為這時我還沒能接受現實,還有想中途從捷運站逃跑的欲望,越來越接近燈會現場,看到人潮多了起來,像是大浪打到我身上,我知道躲不掉,要正面迎接了勇氣反而出現,果然一出站就是面臨到吃晚餐的問題,東區每一家餐廳都是人,一家四口人,每個人都吃飯都有意見,餐廳因為滿座,選擇又很少,又是爭執的點。眼看我兒子在韓式餐廳的櫃檯菜單前,又要開始摧毀我們了,於是我們趕快離開,我心中想這裡是台北啊!最多就是去Seven 買個飯糰,我不會餓死的,最後在旁邊吃了碗甜不辣,因為裡面的白蘿蔔讓我兒子心花怒放,於是晚餐的問題解決了。

一到週末,我只想待在家裡,看書、彈鋼琴、睡午覺、運動或是到隔壁的賣場走走,這是唯一會使我感到癒療與平靜的事情,但老公總是像拉拉一樣想要出門,而且會用不帶小孩出門,好像很對不起他們,共同創造家庭的回憶、人多幫忙顧小孩等等理由,用倫理道德來勒索我出門。我發現,並不是我不愛出門,而是跟這些人出門,總會有不必要的爭執與衝突。如果出門也能安安靜靜的,享受週圍的風光,那也還勉強可以接受,如果出門就是衝突與噪音,那待在家裡做我自己喜歡的事情,身心靈才能得到平靜與滿足,而且一個人,靜靜地看著時間的流逝,就是爽。

小孩慢慢長大了,有些時候真的很可愛,老公也不是壞人,還是個好爸爸。但我,還是很想要只有我自己,最好是還有一個天菜=愛我的帥哥,懂得我樂趣的,會想跟我說話的,陪我到死就好。

PodCut Coffee Pod Recycle Nespresso 咖啡膠囊回收器
PodCut™ - Nespresso 咖啡膠囊回收神器
部落格公告:我們有 Podcast。也有 出書


加入 facebook 粉絲團 = 支持我們更好的創作!!!




Author: 廚餘嫂

正職為遊樂園鬼屋演員(派遣工);興趣:跑步、彈鋼琴、騎重機;喜歡瑞奇馬汀的每首歌;喜歡的書籍是道德經及猛男寫真集。2020年之後,終於發現了自己一生的使命-收集與發酵廚餘。

3 thoughts on “雖然家很幸福,但還是想要一個人”

  1. 很佩服你敢用這麼赤裸的文字道出自己的想法,但覺得你的日子過得很苦;我自己也是不時在自我和家庭之間掙扎的半家庭主婦(工作是自由接案),但我覺得我能從生活中感受到的快樂至少比你多(因為很幸運,小孩很乖)。你應該是需要投注非常多時間精力在自己內在的人吧,就是高敏感類型,有沒有可能,花點錢外包一些媽媽的工作呢(例如雇用陪玩姊姊)?先把自己的心理健康照顧好更為重要,你為了小孩而日復一日苦撐,那這世界上又會有誰來照顧你呢?你內在的那個孩子也很需要你的呵護。

有什麼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