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腿粗女人好看

最近因為減肥成功,又關注起自己的小腿。

這半年來我減了7公斤,把自己的體重,從過重的67公斤一口氣減到標準範圍的60公斤,幾乎跟婚前差不多了,那可是我這輩子最好看的時候。

體重開始下降之後,最明顯的消腫的部位是大腿、腰、胸部跟手臂、小腿可是一公分都沒減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小腿粗女人好看”

工廠、董娘、老闆的女兒

我爸對於當工廠老闆有一輩子的執著,就算是已經八十歲高齡,工廠幾乎沒業務了,老人家卻也不願意關廠,廠裡只剩下幾個員工。但每個月含薪水、水電、保險,空燒個四五十萬是跑不了的。已經八年了,我相信這間工廠,早已偷走了他的快樂,整整八年我幾乎沒看他開心過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工廠、董娘、老闆的女兒”

阮翠的近況

好久沒跟阮翠聊天,打電話,突然她接了。這是她唸碩士的第三年,忙著寫論文,幾個月前我還幫她做了問卷跟訪談,我還是她論文中的研究個案呢!我問她這幾個月來過得怎樣?

她告訴我:
阮翠:「我覺得自己得了憂鬱症,我在床上躺著,想著要如何結束我的生命…」
我:「蛤?」

Continue reading “阮翠的近況”

算了吧國際學校

兩個小孩讀免費的公立學校讀得好好的,上學教的東西很簡單,常常都是在玩跟混時間。武漢肺炎一來,停課、小孩生病、或是搞視訊上課,除了小孩在家煩之外,我也沒感覺心淌血。原因就是錢。國際學校學費,一個月就要付五六萬台幣,如果一停課,如果我是自費的話,一定會捶心肝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算了吧國際學校”

台中青春夢

下了交流道,防疫專車的司機在台中市內時速開80,目的地是北屯的防疫旅館。我的心情還沒從旅途的緊繃裡鬆懈下來。這十年來,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坐飛機,接著還要跟孩子老公分開14天。

路牌是我以前熟悉的松竹路,崇德路,不過景色已經完全大變,看起來已經變成重劃區。沒想到我居然會一個人住在台中市的防疫旅館。時間多到不知該怎麼渡過,就連常常夢到的臭豆腐跟麵線、紅茶拿鐵,現在叫個UberEat就有了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台中青春夢”